主页 > 焦点人物 > 华盛顿的中东反恐思维在变-焦点人物-评论频

华盛顿的中东反恐思维在变-焦点人物-评论频

2017-06-09 来源:网络整理  

  特朗普首访为什么选择中东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上任后的首次出访选在中东地区,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有种观点认为,特朗普此举只是其“逐利”原则的延续,而非因为他对美国中东战略有何审慎思考。

  这种观点有道理。毕竟,“美国优先”原则是否得到落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能否拿到大额订单。这次首访中东,可以说是特朗普充分考虑到了美国军工集团和油气集团的利益。首站沙特就签署了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预计未来10年还有3500亿美元的大单。这张成绩单对特朗普政府有现实意义。

  谋利的一面毋庸置疑,但也不能完全排除特朗普确实看到了中东对于美国自身乃至全球治理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讲,首访中东,可能会成为美国“重返中东”的序曲。这种政策调整,既服务于美国维护在中东地区主导权的目的,也符合美国全球安全战略安排。这是因为:

  首先,中东是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策源地和重灾区,严重影响地区稳定和国际安全,不仅有叙利亚战争、也门内战、利比亚国家重建等,还有直接影响周边和欧洲安全的难民问题。特朗普在竞选中就反复强调要将反恐作为外交要务,首访选择中东符合他的纲领目标。

  其次,中东国家本身也需美国支持。除了打好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针对“伊斯兰国”的反恐战争,地区国家还要防止恐怖组织被击溃后反向渗透到它们各自境内。在奥巴马时期,地区国家都跟美国渐行渐远、貌合神离。新任白宫班子注意到了这种情况,知道长此以往将不利于美国维持世界领导权,因此适时作出改变。

  第三,巴以问题是中东国家的核心关切,巴以达成两国协议是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一致要求。在奥巴马任内,时任国务卿克里曾十多次前往巴以斡旋但均无果,随后奥巴马政府基本放弃了努力,巴以和平进程止步不前甚至出现倒退。

  特朗普上任后注意到中东国家的这一关切。作为此次中东之行的重点之一,特朗普与巴以双方领导人会晤,借以重新介入中东和平进程。这不仅将有助于重启这一进程,还将为其他相关各方参与斡旋创造条件。

  联合伊斯兰反恐联盟

  目前来看,特朗普此次中东之行的首要关切就是反恐。特朗普在与海合会成员国以及其他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双边和多边会晤中,表现出对伊斯兰教和伊斯兰文明的尊重和善意。更重要的是,这次出访把美国领导下的60国反恐联盟,与沙特领导的34国伊斯兰反恐联盟联合了起来。

  既然将反恐作为首要关切,那么可以预料,美国接下来还将寻求加强跟俄罗斯在中东反恐问题上的合作。因为中东反恐行动中,还存在一个俄罗斯、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构建的所谓“拒阻”轴心,其中的中东国家或组织主要是什叶派,发挥主导作用的则是俄罗斯。不管“通俄门”闹得多厉害,美国在反恐问题上都必须与俄罗斯沟通合作,以便将美国的反恐联盟、伊斯兰逊尼派国家反恐联盟和什叶派反恐联盟联合起来。

  除了对反恐的重视,还需注意的是,美国的反恐思维也在发生变化。特朗普这次格外强调中东反恐要以伊斯兰国家为主导。这与美国原来的做法明显不同,小布什时期主要就是越俎代庖,阿富汗和伊拉克等都是美国自己来打。现在特朗普则强调,美国主要提供军事装备或培训支持,这次卖给沙特的军备中很多就是交给沙特来生产和组装,以培养中东国家自身军工生产能力。

  海湾国家一直谋求组织独立反恐体系,怎奈能力有限。因此,美国政府改变思路并帮助中东国家构建反恐能力,应该算是一种积极行动。作为在中东有着不可替代作用的大国,美国也有这样的义务和责任。

  除了反恐,特朗普此访中东的另一目的是回应中东国家防御伊朗的需求。早在十多年前,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就已感觉到伊朗正构建所谓什叶派“新月地带”,约旦国王2004年时就惊呼新的“肥沃新月地带”已经形成。

  以海合会成员国为代表的中东国家,普遍认为伊朗是叙利亚、也门等诸多热点问题背后的重要因素之一。面对这样的威胁,海湾国家普遍都在寻找大国合作。特朗普这次去正好回应了这种需求。在这种情况下,赢得连任的伊朗总统鲁哈尼就面临着通过和平外交消除周边国家忧虑的考验。

  中东才是美国安全利益攸关之地

  特朗普政府表现出“重返中东”势头,是对前任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的纠偏。奥巴马政府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是把亚太视为美国安全利益的重点区域。如果说亚太是关系美国经济和贸易利益的地区,倒还情有可原,但说成安全利益攸关之地,则显然是一种战略误判和一厢情愿。





上一篇:韩娱造星师 第一百二十九章 ‘焦点’人物 下一篇:职工思想动态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