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

原标题:[解读]中国对美反击“靴子落地”,意在“敲山震虎”

中国主要瞄准美国的农业,而美国却瞄准中国的高科技产业。

中美公布的(拟)征税清单。中美公布的(拟)征税清单。

据财政部网站消息,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自2018年4月2日起实施。

财政部关税司公告显示,中国将自2018年4月2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这128项中包括水果及制品120项,以及猪肉及制品8项。财政部公告显示,这一举措是为了回应美国征收高额钢铝关税(即232措施)并维护中国利益,平衡因美国232措施给中国利益造成的损失。

中国对美开出的商品加征清单与美国拟对华开出的清单有着极大的不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参议院作证时,列出了对中国征收关税可能覆盖的十大高科技产业,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自动执行功能的高档数控机床和工业机器人、航空航天设备、海洋工程装备、高技术船舶、新能源装备、高铁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和高性能医疗器械。由此可见,中国主要瞄准美国的农业,而美国却瞄准中国的高科技产业。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挥动贸易保护大棒,发起对华贸易战以来,外界纷纷猜测其不仅针对数百亿美元总值的商品,他瞄准的是中国的强国战略“中国制造2025”。莱特希泽的言论恰恰论证了外界的这一猜测。美国seekingalpha财经网也对此评论称,中国发展未来产业的计划“中国制造2025”,已令美国政府做出恐慌反应。华盛顿正利用贸易制裁措施威胁北京,旨在阻挠或至少延缓中国实现雄心。

自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实施“中国制造2025”以来,中国坚持创新驱动、智能转型、强化基础、绿色发展,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福布斯》杂志评价称,实施“中国制造2025”将助力中国制造业保持国际竞争力。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指出,得益于智能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中国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军者”。BBC认为,这一系列对“中国制造2025”的高度评价引起美国的警觉。美国因此决定发起曾致使日本经济停滞二十年的“301调查”,企图遏制中国的发展势头,抢占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高地。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罗振兴指出,美国已明确将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而特朗普发起的“301调查”正是着眼于中国未来五至十年内在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优势,遏制中国在高科技领域与美国竞争。罗振兴表示,虽然从目前来看,美国对华仅为出口管制,但未来可能会进一步限制转口贸易甚至两国间的学术交流,从而遏制中国高新技术的发展。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也指出,从财政部落实对美征税清单来看,中美就钢铝关税问题已没有转圜的余地。同时,中国此举也意在敲山震虎,为中美就“301调查”的谈判增加砝码。“中国此举在向美国表明,一旦敢落实价值达600亿美元的征税清单,中国就一定会对此反击。”

相关阅读:

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中方反击

解读分析

事件影响

原标题:特朗普再度“打脸”政府部门,看到新闻后叫停了一笔对叙援助

继发表与五角大楼意见不一致的言论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度出手,叫停了美国国务院此前承诺的2亿美元对叙利亚援助资金。

据《华尔街日报》3月30日援引美国官员消息称,在从新闻中获悉美方近期承诺将额外提供超过2亿美元用于叙利亚战后早期重建工作后,特朗普立即“叫停”了这笔资金。目前,白宫已指示国务院冻结这笔资金。

今年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科威特出席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国际联盟部长级会议期间承诺再向叙利亚提供资2亿美元用于支持叙国内稳定和早期重建工作。

这是几天之内,特朗普第二次就叙利亚问题发出与美国政府部门不一致的声音。就在本周四(29日),特朗普在俄亥俄州出席一场活动时声称,美国将“很快”从叙利亚撤军,“让别人去管吧”。但就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言论之前,五角大楼发言人怀特刚刚公开表示,“我们(在叙利亚)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做,以确保彻底消灭极端武装分子”。

一名熟悉美国领导下的国际联盟反恐行动的五角大楼官员随后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透露,不知道总统是什么意思。美国军方当前的评估是,美国在叙利亚面临诸多挑战,撤军还不是时候。同时,美国国务院也否认掌握任何从叙利亚撤军的计划。

《华尔街日报》称,无论是叫停援助资金还是扬言很快撤出叙利亚,特朗普的系列举动显示其急于想让美国从叙利亚彻底脱身。美国军方官员承认,总统态度的转变来源于打击“伊斯兰国”行动的停滞不前。五角大楼官员告诉特朗普“伊斯兰国”组织已经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大部分地区,只剩下对叙利亚领土最后5%的控制权,但是,为了争夺这最后的5%的战争目前陷入了僵局。过去几个月内,“伊斯兰国”组织几乎没有失去任何土地。

美国的地区盟友担心,美国在叙利亚战场上的撤退留下的真空,或将引起地区局势的再度剧烈动荡。

《华尔街日报》指出,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急于结束美国在叙利亚行动的原因所在。在过去的这个3月份,特朗普先后更换了两名大将——由中情局局长麦克·蓬佩奥接任蒂勒森的国务卿一职,由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接任麦克马斯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职务。两位新来者都被视为俄罗斯和伊朗的坚定对抗者。而俄罗斯与伊朗也正是叙利亚政府的强大盟友。